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WW.LOGO880.CN

WWW.LOGO880.CN 作品会说话 创意来呐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张泉灵: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  

2008-12-09 01:23:54|  分类: 文化|热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据新华社电 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7日消息,第19届“中国十大杰出青年”评选活动揭晓。央视记者张泉灵等榜上有名。

  镜头前,她以新闻人的敏感,报道着老百姓关心的一个个问题;镜头后,她为那些生离死别、残垣断壁失声痛哭。她的报道始终层次鲜明,逻辑清晰,既有外景主持的勇敢,又不乏职业新闻人的干练,最重要的是,她的报道和表现时刻闪耀着人性至美的光辉。

  在灾难中绽放美丽,张泉灵算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就是这样一个素颜女记者,从雪灾现场到圣火登顶珠峰,再从珠峰辗转到四川灾区第一线,冒着生命危险采集第一时间的新闻,成为首个深入灾区的央视女主播。在汶川地震的报道中,由于连续奋战,她来不及化妆,连隐形眼睛也来不及戴,在电视镜头里显得素面朝天,疲惫不堪,但在观众心中,她却是最美丽的。

  镜头前,她以新闻人的敏感,报道着一个个老百姓关心的问题;镜头后,她为那些生离死别、残垣断壁失声痛哭。她的报道始终层次鲜明,逻辑清晰,既有外景主持的勇敢,又不乏职业新闻人的干练,最重要的是,她的报道和表现时刻闪耀着人性至美的光辉。人们感慨,这是一朵有着过人胆识和魄力的“铿锵玫瑰”。张泉灵说:“我因新闻而美丽,新闻因我而美丽。”这恐怕是对她最恰如其分的描述。

  “差一点就会生死相隔”

  5月12日,张泉灵为了做圣火耀珠峰直播,在海拔5150米的珠峰大本营呆了1个月之后,回到了拉萨。正当她还沉浸在奥运火炬珠峰传递报道成功的喜悦中时,汶川大地震发生了。这时,张泉灵的第一反应是:到现场去!虽然她非常清楚,从高原下撤以后的第一原则是休息,而且她也很想家,想不满两岁的儿子,但是这时候在她心里,到一线去是不需要选择的决定。

  5月13日,张泉灵挤上了震后拉萨飞往成都的第一班飞机。帮助外面的人搞清灾区的情况是此时记者的第一责任。太多太多灾区的情况,抢险救灾的人要知道,受灾的群众要知道,党中央要知道。到达四川的当天下午,报道组3点半左右从成都出发,一路往北,历经3个多小时,抵达重灾区之一的北川县。

  交通断了,通讯断了,余震不断。尽管做了心理准备,灾难的惨烈还是超出了张泉灵的想象。要快,要让外面尽快了解灾区的情况!在北川县入口前的山脊公路转弯处,张泉灵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在雨中发回了第一条4分钟左右的现场报道。

  经过一天的奔波,张泉灵已经很疲惫,但是她坚强的身影仍然出现在抗震最前线。5月13日晚,张泉灵在绵阳城区九州体育馆连线报道,思路清晰,采访细致扎实。“这里由北川转移出来的灾民已超过10000名,目前食物供给充足。但是现在因为在下雨,气温只有14度到16度左右,群众尽管在体育馆内,仍然缺少保暖的衣物和棉被,目前这些物资已由当地驻军发放,而且在馆外有免费电话站可供使用。”

  5月14日,张泉灵奔向通往汶川的213国道,踏进了打通道路的现场。

路,是生命线,也是抢险救灾的关键。奔向震中的途中,张泉灵和全国很多观众一样急切地想知道一个问题:灾区的路到底怎么了?通向震中汶川的路为什么还不能打通?她意识到,这个时候,必须把镜头对准这条路,去引导人们解开这个疑问。

  于是,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到了这样的画面:几乎半座山塌下来,路不见了。随着张泉灵的解说,观众了解到,这条路原本只有七八米宽,一边在塌方,一边临着岷江的悬崖。工作人员上得去,但是疏通工作无法展开。这条报道,也许不那么惊心动魄,但是把大家的疑问解开了。不解的责难不见了,人们焦急的心情也冷静下来,开始积极地帮着出主意,想方设法使修路的进展快一些。

  “到达汶川比上珠峰还难。”张泉灵在央视连线直播中说。上珠峰很多困难是可以预计得到的,但徒步去汶川,有太多不可预料的因素。“已经探明的道路情况非常恶劣,每隔三五公里就有一处教宕笏?每隔三五百米就有一处滚石的小塌方。”在描述这些经过时,张泉灵从容而镇定。

  “在漩口,16个人挤在一个非常狭小的帐篷里休息了一晚上,所有人都没敢脱鞋,因为担心随时可能发生余震。在返回都江堰的途中,报道队伍刚经过一个非常狭窄的路口,后面500米高的山突然全面崩塌,如果稍慢一些,就可能是生死相隔了。”

  “当时,有网站以‘张泉灵遇险’为题做了条新闻,我老公看到这个标题担心死了,因为手机不通,他当时已经有一天时间没有跟我联系上。其实,我也知道家里人很担心我,只要通讯有保证,我们就会打电话报平安。在灾区,我们看到有很多免费电话,这让我非常感动。还有一幕也很感人,当时,里面和外界的联系都断了,我们的飞机一着陆,就有100多个人拿着小纸条来求我们,让我们把这些纸条带出去,转告他们的家人,他们没事都很平安。”

  在她的博客上,张泉灵还记录了从漩口镇徒步回到都江堰大本营的情景,她跟队整整走了9个小时,脚上全是血泡。她却写道:“我穿着登山鞋,情况要好得多,他们(战士)脚流血了,还得不停地运送物品。”

  一线记者就是要把 希望的声音传递出去

  作为一名女记者,女性特有的温柔使她的情绪时刻与救灾现场联系在一起。在灾区的人民处在惊恐与悲伤中的时候,特别需要鼓起勇气,在废墟上没有比活着把人救出来更让人振奋的了。5月14日,都江堰的幸福小区发现了一名女性幸存者,救援者开始与死神展开搏斗。张泉灵认为,虽然现场人员连被压在废墟下的人的姓名都不知道,但电视机前却有无数的人关心着她注视着她,于是便向现场的领导建议直播救援过程。

那一片废墟有三层楼高,里面充满了空洞和尖利的钢筋,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。整个直播过程中,张泉灵被指定站在一个巴掌大的位置,只能说不能动。四川台的摄像师在黑暗中拍摄,不仅要紧盯着寻像器里的画面,余光还要观察周围的情况,根本顾不上脚底下。在起吊一块水泥板时,摄像师脚下的断梁被拉动了,原本看似安全的地方变得非常危险。但消防官兵继续救人,张泉灵也继续报道,没有人离开。战士们紧张有序又小心翼翼,电视镜头尽量地靠近跟随。几个小时后,受困者终于被抬出来了:她活着!现场一片欢呼,张泉灵的耳机里也传来北京演播室里的欢呼声,她激动极了,在现场用最大的力气喊着:“这欢呼是对生命的礼赞!”外面的人不抛弃,里面的人不放弃!救人的是英雄, 被救的同样是英雄!这就是一线记者要传递的精神——以人为本。5月15日,张泉灵和报道组跟着部队徒步奔向震中。那不是一条安静地等你踏上去的路,不断的余震、松软的塌方层、滚落的石块,危险无处不在。经过不停顿的9个小时,她们紧随部队到达漩口镇,那已经是5月16日的凌晨1点。紧张、饥饿、劳累,张泉灵真想躺下什么也不做,但一想那么多人等着里面的消息,她立即投入采访工作。天蒙蒙亮的时候,张泉灵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:用几根从废墟里捡来的木头和一块塑料布搭起的一座帐篷外,整整齐齐放着3块牌子:漩口镇党委、漩口镇人大、漩口镇政府。旁边,战士们已经展开了救援,当地的乡亲们给部队送来了他们仅有的蔬菜。那场景,让她震撼:灾难降临了,但我们有党在、有政府在、有人民军队在,老百姓就有信心在!于是,张泉灵和她的同事们用了一个长长的镜头,把这样的信心传递给全世界。

  5月17日,张泉灵和报道组进入汶川亟待救援的“孤岛”耿达乡。面对满目疮痍,谁都会有一种揪心之痛。当她问受灾群众缺什么,需要什么帮助的时候,有一位受灾的群众对张泉灵说:“给我们送点玉米种子来吧,赶着现在种下去,秋天我们就有吃的了。”那不是一句当时就会让人热泪盈眶的话,却让张泉灵在心里反复回味。这就是我们最质朴的乡亲,遭受了那么大的灾害,失去了那么多亲人,但他们想要的却是种子!种子不就是希望吗?一线记者就是要把这希望的声音传递出去,让全世界都看到中国人民的伟大与坚强!

亲历北川,才知人性之可贵

  张泉灵坦言,自己在采访过程中也曾有过害怕、伤心的时候。但,“亲历北川,才知人性之可贵。”张泉灵说,无数感人的画面让她此生不会忘记。

  5月15日,张泉灵到都江堰去拍摄寻找遗体和处理遗体的视频,那是她在灾区里唯一的一次精神崩溃。张泉灵说虽然救援人员很早就知道遗体在哪里,但是为了维护死者的尊严,全程都是用手扒手挖,耗费了大量时间。由于在现场等待的时间过长,加上积郁的情绪,这些镜头让张泉灵几近崩溃。在看到了一位母亲在灾难来临时跪着保护孩子的场景时,张泉灵说自己完全失控了,转身躲进一个帐篷里,失声痛哭了5分钟后,才稳定下情绪,继续开始报道。

  5月18日,张泉灵在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基地进行采访,由于基地四面环山,余震不断,经常会感觉到四周的山体不断在塌方,对面山头塌方滚落下来的巨石居然能够越过江面砸到基地中来,有些围舍被完全砸坏了,甚至有巨石把基地大门都堵住了。

  “当时我做采访,塌方仍在继续,这是我在灾区感到最害怕的时刻,我问那里的一位主任,既然这么危险,为什么不把剩下的熊猫全都转移出去?当时他就回答我,‘我们没办法把还在这里的50多只熊猫全送走,因为它们也不能全部集中在一起喂养,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这里坚守,我们也一直是在惊恐中度过的。’”

  接下去的几个现场,张泉灵的报道层次鲜明,逻辑清晰,真实客观,全面细致,总能说出观众最想知道的真相和答案。不仅是她的敬业精神得到观众的敬佩,她的业务素养也得到同行的认可。比如在灾民安置点绵阳九州体育馆做现场连线报道时,面对几万人在雨中等待救助的大场面,连雨衣也没有穿的张泉灵忍住悲伤,直言:“救灾物资的分发是个很有技术性的工作。”当演播室主持人问到灾后疾病控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时,她很快就回答出是洗手间的问题,因为她已经事先专门去观察过了。她以新闻人的敏感报道着老百姓关心的一个个问题。

  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

  连续多日在灾区一线采访,让张泉灵和奋战在那里的救援人员、媒体同行一样,心理上变得格外沉重,但一次在成都军区总医院的采访,却让她看到了久违的笑容。

  “在医院里,我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,她是一名护士,曾经接受过严格的心理抚慰培训,她是来当心理志愿者的。我从她身上发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,那就是她化着淡妆,而且时刻面带微笑,用很细柔的声音给每一个来自灾区的伤者做心理抚慰和调查。我问她为什么要那样做,她告诉我,心理抚慰者跟其他人不同,她要让每一个从灾区出来的人看到一抹亮色。这让我非常感动,也是我那些天里见过的最美的笑容。”有很多人问过张泉灵,会不会去当一个综艺节目的主持人。张泉灵的回答是不会。因为,她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新闻人。在这个时代的中国当一个新闻人是幸运的,无论用什么职业交换,她都不会答应。

  张泉灵说自己有三个理想,一是当一年的山村老师;二是环球旅行,在地球上轻松自由地徜徉,随时可以在心仪的地方停下来小憩;三是能有机会系统地学习传媒的理论知识。她所追求的人生的最高境界是: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,虽然,她也知道要完全做到很难。而这恰恰是理想的伟大之处,它可以让人在功利中挣扎的时候,多一点超脱的力量,会让通向真正快乐的道路更明亮一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